幸好立秋之后,夏天还没结束

        今天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就是日语里的“夏天结束了”其实跟“今晚月色真美”一样,是有隐晦含义的,是被迫一夜长大的意思,是恋爱无疾而终的记号,是青春潦草收场的季节,是从梦想跌入现实的分界点。

        但只有学生时代的夏天才那么特别吧,但它也特别到让人能永远记住夏天的感觉。两三个月的时光,终于可以放手做自己心向往之的事,去远方旅行、去学习新的技能、去重逢久别的朋友,当然,也可以无所事事都不会受到谴责。无论怎么过都不算是浪费。以前在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妈总喜欢跟我说要收心了,不能再那么野了。可能也只有在夏天,才能四处流浪,才会玩开了绽开了心花。

        夏天太可恶了,那么炎热难耐,才刚刚开始适应得了,它就要离去了。

        可是以前暑假结束了,回到学校还能见到熟悉的同学,一见还是如故。今年要升大四了,意味着要脱离了学生群体,要烦恼就业问题,要学习社会规则,以及要习惯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有暑假了。我还来不及对回忆笑笑着挥手告别呢,就要被推搡着长大成人了。

        幸好广州的夏天很长很长,立秋之后还是夏天,给了我一些缓冲,不会太让我感受到时间的飞逝。
 

        克里希那穆提说:“弄清楚我们想做什么是世上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不但在青少年时代如此,在我们一生中,这个问题都存在着。除非你亲自弄清楚什么是你真正想做的事,否则你会做一些对你没有太大意义的事,你的生命就会变得十分悲惨,正因为你过得很悲惨,你就必须从戏院、酗酒、阅读数不尽的书籍、做社会改革的工作以及其他事情来让自己分心。……你一旦发现真正爱做的事,你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了,然后你就会有能力、信心和主动创造的力量。但是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真正爱做的是什么,你只好去做人人羡慕的律师、政客或这个那个,于是你就不会有快乐,因为那份职业会变成毁灭你自己及其他人的工具。”

        说来惭愧,我总是恐惧成长,又总对未来感到迷惘,大概就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吧,每当面临选择的时候总是敷衍了事,从来没有认真叩问过自己的内心,以至于人越大了,可以走的路越来越窄,想跳出去就倍加艰难。如果什么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归属,哪怕是六十岁,我的夏天可能才算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