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满释放的人还有罪吗?

        刑事处罚是对犯罪人的犯罪行为所作出的否定评价,是对犯罪人的道义谴责,是因犯罪所产生的当然的法律后果,具有威慑功能、指引功能、安抚功能等。刑满释放之后,一个人的身份就从罪犯变回了普通公民。我们常常认为服刑是一种赎罪,那么当罪犯服刑完毕,承担完所有法律后果之后,ta还有罪吗?

        周六看了一部电影《Boy A》,说的是曾在少年时期犯下谋杀罪行的Eric在24岁这年终于刑满释放,用新的身份Jack来到曼切斯特生活,在警官与朋友的帮助下他开始慢慢适应这个环境,但好景不长,他的信息遭到泄漏,网上有人发起悬赏要杀掉他,公司要辞退他,身边的朋友与恋人得知后也逃之夭夭,结尾是绝望中的他走向了大海......
        一开始看到片名我以为说的是日本酒鬼蔷薇圣斗事件里的少年A,中间看到Eric和Philip又以为是英国那对儿童杀手玛丽和罗拉,看完之后再翻影评才发现原型其实是英国的James Bulger谋杀案。只能说,类似的案件实在太多了,很多时候我们忙着惊讶于年纪尚小的他们怎么可以做出罄竹难书的恶行,却很少去归根到底原因在哪里。电影里的Eric缺失父母关心,在校园又受欺凌,而Philip更是长期遭受哥哥的性侵。上面提到的三个真实案件,犯罪人无一不是来自不幸的家庭,有的家族中还存在精神病患者,他们固然是犯了错,但我们真的可以理所当然地责怪他们,把所有责任一股脑儿推卸到他们身上吗?
        但是我也从不认为孩子就是一张白纸,因为基因遗传、家庭环境是不可磨灭的影响。从一个婴儿呱呱落地开始,有些罪恶之源就已经深植在血液中,会否爆发只是概率问题。如果非得比喻人是一张纸的话,那么初生的孩童起码也是一张暗纹横布的纸,沟沟壑壑中藏着的可以影响人的一生。
        所以当电影中Jack的恋人和朋友远离他的时候,尽管我为Jack感到非常抱歉,但我不能责怪他们。我们都不是圣人,也没有足够力量去抵抗恶人,力所能及的只有保护好自己,与潜在的危险保持距离。毫无疑问与Jack的相处就是如履薄冰,即使经过了十余年的感化改造,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在酒后仍然是易怒而冲动的,不管清醒之后如何懊悔,他都很难改变自己的潜意识。其实如果在往后的日子给予他科学的引导、足够的耐心、人情的温暖,他最终应该可以蜕变成一个有自制力的正常人,可惜他的身边人实在太决绝,离开得过于迅速,脆弱的他又变得支离破碎,注定要走向灭亡。
        这个故事没有坏人,只是人性本身就很可悲,我们无法看清楚别人的心,有时候甚至摸不清自己的心,无条件的相信太难了。
        假设Jack从没有改变,仍然是个嗜血狂魔,按照电影中朋友、恋人的这个做法也只会激怒他,无论他们避到天涯海角都被找到,或者就算找不到他们,Jack也会把愤怒发泄到无辜的人身上,一样会酿成悲剧。(这样可能就变成cult片了......)所以思来想去,我认为作为身边人,最好的处理方式可能还是不要贸然放弃Jack,可以保持距离,但务必要告诉他we're always by your side,只是我们都需要时间去冷静,去适应现状,你要用时间去证明你的改变。

        回到一开始提出的问题,刑满释放的人还有罪吗?其实到现在我还没有一个清晰的结论。一个想法是如果被害人家庭原谅他,那他就无罪了,反之如果他得不到原谅,则他永世都是罪人。另一个我比较倾向的想法是如果这个人对先前的罪行mentally有忏悔的认知,physically有补救的措施(包括对被害人家庭道歉及赔偿、服刑期间良好表现等),又对以后的生活有防止重蹈覆辙的准备,那么这个人大致就是无罪了。我同意人应该有赎罪的机会,否则活在世上负罪只会越来越多,人人苦不堪言。
        后来我又开始觉得这是不是个伪命题,因为首先量刑是否合适并没有一个完全理性客观的标准,律师、评审团、法官、舆论都能左右判决结果,量刑过轻的话服刑的意义也就不大了。再者一个有前科的人,假使他日后不再犯罪,他就算改过自新了吗?白银案中的连环杀人犯也沉寂了数十年不再犯罪,但他的罪孽不可能就此被饶恕。还有一些人虽然会不断回味当年犯罪的情景,但也没有实际犯下罪行,这又算作什么呢?

        洋洋洒洒写了那么多字,没什么逻辑,最后也得不出个所以然。对于罪犯我总是很好奇,想一探他们事发前后的心态转变,但设身处地究竟也只能是个幻想,我不想成为恶龙或是深渊。也许什么罪不罪的,只要这个人大彻大悟然后最终原谅了自己,他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